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噩梦组】- Nightmare time

·来源于黎明杀机/新猛鬼街,标题乱起。

·入坑交党费,短小的摸鱼,目前来看并不存在什么后续,个人爽一下产物,主要是有点想撕了那件碍事儿的T恤。

·哦是的,我又跳了一个北极圈(耸肩


★.Freddy Kruegerr X Quentin Smith.


1.


长期遗留下来的习惯没法因为换了个新环境而快速戒掉,昆汀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这并不能帮到他些什么。

他必须得睡觉——这是恶灵世界里他无法违抗的自然规律,他无法和从前一样强制性地熬夜、强打精神,甚至连为自己注射一些醒神的药物都做不到——这鬼地方哪儿能找到哪些药物呢?

这里什...

January
12
2019
全文链接

[跨年贺] Pyke x Ezreal - 溺水之幸

·Pyke x Ezreal.

·插图画手 @青衫怀雪(为什么艾特老出问题我选择超链接)

·文内时间线为派克没加入联盟前

·无挑明感情线,原世界观向。

 (注·第六章因为LOF蜜汁屏蔽使用了图片,插图和第六章图片手机看没问题,电脑可能偶尔会被吞)


1.


屠宰码头的分工向来明确。

船员们带头运回或大或小的新鲜尸体,搬运工们负责仍在颤动的海兽内脏摔在处理桶中,而比尔吉沃特的海风则将这些混杂着腐臭的腥味一路带到遥远的港口,扼死无数不识趣的好奇心。

与海洋有关的工作也向来节省时间,在大部分...

December
31
2018
全文链接

存个西幻烬e脑洞。

·堕天使Ezreal

·恶魔Jhin


平凡无奇的小镇南方伫立着一座教堂。

伊泽瑞尔记不清自己在这个教堂里待了多久了,刚来到人类世界的时候他已经快忘了自己那双丑陋的翅膀——他的翅膀与纯种天使不同,边缘总是带着烧焦的丑陋痕迹,看上去像是经历过一场大火似的。

但他并没有经历过火灾,只是天生如此。伊泽瑞尔清楚这一点,堕天使无论在权力还是能力上都无法比过纯种天使,他们遇到恶魔时将没有任何一丝还手之力——因为堕天使只是个不伦不类的半吊子。

拜托,哪怕全黑都比这副烧焦的样子好看。他时常这么想着。

但全黑就是恶魔了。

他宁可当恶魔,也不想回到原来的地方...

November
25
2018
全文链接

-

虽然我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我还是把所有有肉章节设置为仅自己可见了。

过阵子再拖出来吧,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November
21
2018
全文链接

★『约稿』注意事项。

★首先,占TAG抱歉。

★事情是这样的,我想了想,虽然感觉没人会约,但还是发着先,万一就有晚饭钱了呢。


★文风这边有关注我LOFTER的小伙伴应该都清楚了,暂时只接短文,不擅长BG所以不接,接受范围:

LOL:Ezreal和Jhin相关,刀e也能接,甚至派也是可……(住口

↑写的比较多的几位CP,如果有其他冷门可以提出,基本不接虚空组与忍者组,拉凯相关可接。

FF14:我觉得是没人会来碰这块的,不接NPC相关同人,同人于日常私设龙忍龙接的多些,碰这一项的请自带人物设定与种族职业。

原创:想看自己笔下人设相关故事的请自带完整人设商量。

以及,一个朋友能够接杰佣,但她只接肉,提一...

October
09
2018
全文链接

存个刀e脑洞。

脱离组织的刺客与禁地深处的精灵族男孩。

刺客从出生时会浑身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而精灵没有嗅觉。

精灵敌对人类。

脑洞来自于Ezreal翻新的原画(尽管我真的觉得翻新后的他不怎么样,除了技能方面)。


刺客昏倒在一处人迹罕至的盆地内,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追杀者是否会继续穷追不舍,他失去意识前感知到的除了濒临死亡的寒冷外就只有青草的土腥味,尽管它们并不怎么好闻。

但那比起那困扰了他一生的血腥味而言,他更能接受这个。

刺客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醒来的一天,并且是在一个这么不像现世的地方。

他躺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让人无法忽略的疼痛一点一点爬满了全身,他注意到自己浑身...

October
05
2018
全文链接

烬e存个脑洞.

这回应该没问题了。

stkx宅男


擦边球也躲不了。


外链【求求你不要再卡了】

改了一下,不用翻转了,直接文字版吧,今晚卡的要死。

October
03
2018
全文链接

[烬e] - 今天的探险家也没有爱上他 [完结]

你是我别具一格的死刑。

------------

55.


在快要天亮的时间点进食的话,该算是晚餐还是夜宵呢。

当烬把第二份三明治推到伊泽瑞尔面前时两个人都觉得这个画面眼熟的让人过分,蛋黄酱的甜香在柔软土司间恰到好处的溢开,久违的美味一下子把记忆拉扯回了那个争锋相对的清晨。

不过自己当时肯定没有在看书。伊泽瑞尔想,顺手将手里的工作笔记翻到了下一页。

傍晚那通没头没尾的话现在想起来还让人头疼,伊泽瑞尔相信自己那时是真的困疯了……可他现在是清醒的,于是他默不作声地将书页里夹着的东西拿了出来——实际上这东西夹在里面实在是太突兀了,装不下去的探险家只好咳嗽了两声,将其推给了坐在对面的人。...

August
23
2018
全文链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