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烬e]今天的探险家似乎也没有爱上他[14]lol同人/肉

14.


伊泽瑞尔一回来就收到了热情的迎接,烬在他敲门前就打开了门,带着笑脸把他迎进了家,没主动开口询问禁足的事儿,而是先问伊泽瑞尔中午想吃什么。
伊泽瑞尔心情复杂,他没想到烬第一句问的是这个,他更没想到自己真的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
“……我现在还不饿。”伊泽瑞尔应付道,不自然地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下,故作自然地拖下外套掏出口袋中的身份牌朝烬一丢。
“禁足令解除了,瓦罗兰人民真应该感谢我。”他皮笑肉不笑地抽抽嘴角没好气道:“我亲自释放了一位恶魔。”
“恶魔越来越爱你了,聪明的勇者。”烬的语气没有太大的起伏,伊泽瑞尔的不愉快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真心诚意询问道:“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亲爱的勇者先生。”
“解除这个该死的东西。”伊泽瑞尔不管这句话是不是真的,下意识回答了一句后将自己的领子向下扯了扯。
“好吧,看来我似乎太过自大了一下。”烬连忙圆话:“除此之外。”
“……”伊泽瑞尔歪头瞪他一眼:“放我走。”
烬的表情看上去无辜至极:“我从没拦过你,亲爱的。你随时可以离开——只是你每次到来时都要长途跋涉,我担心你会累坏。”
伊泽瑞尔将头歪了回去:他竟无言以对。
“今天是第四天。”烬起身走向厨厅,倒了一杯咖啡,“还有二十六天。”
伊泽瑞尔不想接这句话,他看着烬端着咖啡坐回旁边。对比他的惬意悠闲,自己心里实在不是滋味,选择看IKOU发难:“你到底想干什么?”
烬抿了一口香醇的咖啡,对于伊泽瑞尔突如其来的问题难得有些茫然:“你是指什么?”
伊泽瑞尔的情绪看上去不太好,他面无表情地朝他重复了一遍:”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把我绑来,就为了和我上床?”
相信他,在他说出上床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耳根绝对没有发烫,绝对,没有。
烬放下咖啡,看上去惊讶极了:“当然不是!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身体的确令人发馋——但它绝对不是我爱上你的理由。”
伊泽瑞尔似乎完全忘了他上次在这个话题上找不痛快的时候得到了什么,他冷笑一声,重复了一遍烬的话;“你爱上我的理由?”
“也许是见面前你带给我的神秘与期待;也许是初遇时你的戒备与不甘;又或者是因为认真起来的你你比阳光还耀眼一些——”烬想到什么说什么,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甚至起身将沙发后的窗帘拉上,透进来的午间阳光与伊泽瑞尔相比实在是黯然失色,烬又被这一幕迷住了。
“最多的是像现在这样。”他弯腰靠近伊泽瑞尔,忽视对方躲闪的动作,将压力与爱意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在每个不经意的时刻,我看向你时,你都完美不已。”
“……”伊泽瑞尔为了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好不断向后靠,在烬说完他所谓的告白之后他几乎快躺在了沙发上,暗淡下来的光线与对方夹杂着咖啡味的鼻息所带来的危险信号让警惕的探险家顿时炸毛,他毫不留情地推了一把烬,将暧昧的气氛直接拍散。
烬措不及防地被他拍在了胸前撕裂的伤口上,浑身一僵,紧接着便顺着伊泽瑞尔的意,起身离开了他。
“我真难过——有谁一次次被爱人拒绝不会伤心呢?”
“注意措辞。”某人起身整理了一下形象,咬牙切齿:“谁是你的爱人?”
烬被疼痛折磨的眼睛发红,带着扭曲的笑意冲他一字一句道:“谁在昨夜热情地骑上我的阴//茎,谁就是我的爱人。”




-tbc-

嘴炮.jpg

July
17
2017
评论(3)
热度(42)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