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烬e]今天的探险家也没有爱上他[19-关于他的过去]

JhinxEzreal。

19.





人来人往的庙会现场气氛十分热闹,甚至许多人都穿着艾欧尼亚的传统服饰——那种风格的衣服作为英雄联盟的成员都不会太陌生,毕竟卡尔玛女士经常穿着它们出战。 
追求和平和宁静的城邦就算是庙会也热闹地恰到好处,不会让人感觉嘈杂吵闹,也不会让人感觉冷清无趣。
伊泽瑞尔颇有兴趣地看着现场周围的活动和摊位,空气中有股十分好闻的味道,淡淡的香火和花香融合在一起不仅不会让人反感,反而十分特别。
烬跟在他身边,两个人一起走走停停,他注意到伊泽瑞尔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了身侧的一个小摊位上。
那是在各式活动店铺中格外普通的一家套圈小摊,但看上去似乎格外的不起眼,摊主是一位看上去十分慈祥的老奶奶,地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纪念品和饰品,烬顺着身侧人的视线一眼就看到了最后一排的第二个礼品:那是一块十分不起眼的茶色晶石。
那块晶石看上去实在太普通,如果不是认真地看了几眼烬甚至发现不了那是一块晶石——噢,看样子似乎还蕴藏着奥术能量。
烬不是魔法师,他并没拥有魔法师天生对魔法器具的共鸣,但是伊泽瑞尔似乎盯上了那块晶石,两个人的脚步一致,停留在了这家摊位前。
伊泽瑞尔的表情若有所思,指尖微微发光,似乎想确认这块东西的价值。
“需要把它买下来吗?”烬低声道。
伊泽瑞尔对他的观察力已经不吃惊了,作为魔法的天才,他对这些蕴藏着奥术能量的自然矿物总会多那么一丝丝好奇,这样的晶石并不多,如果是某个大物件上剥落的一小块的话,那么拿着它和那群地质专家研究一阵子没准能再翻新一次瓦罗兰的历史。
“……”他不回答烬,蹲下身假装挑选着自己感兴趣的小物件,进一步观察那块吸引人的小东西。
烬任他观察,礼貌地向旁边年迈的摊主付了零钱后顺手拿起一个套圈,退到一定距离后将其套在指尖转了起来,他盯着伊泽瑞尔认真的背影看了一阵,耐心等待着他做决定。
结果令人失望,伊泽瑞尔指尖闪烁着的微弱光亮猛地消失,他叹了口气道:“不用了,它不是奥术晶石,只是长期为一位使用魔法的家伙所有,让人误以为是天然矿石罢了。”
“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烬在他身后发来一句感叹。
伊泽瑞尔扯了扯嘴角,准备起身,下一秒面前的一样饰品上突然多出一个套圈,细绳编制的小套圈稳稳当当准确地画地为牢,将那个饰品占为己有。
他愣了愣,瞥见向这里走来的烬,又扭头去看他到底套中了什么。
只见套圈中央静静地躺着一枚饰品戒指,低调而精致。
-
祭奠的场地中央有个巨大的展板,上面是一大串节日介绍与整片区域的地图,它甚至清晰地写出了后几日会有的活动与节日庆祝,伊泽瑞尔来到展板面前驻足了一分钟左右便将场地与摊位牢记在了脑海中。
“有什么感兴趣的吗?”烬站在他旁边打量着地图询问。
“……是你一定要我跟你来的。”伊泽瑞尔扫了几眼节日介绍后扭头看他一眼:“难道你的目的是带我逛街?”
“是。”烬大大方方地点了头。
伊泽瑞尔不想理他,眨了眨眼回忆了摊位内容之后决定向特色纪念区前进。
刚往前一步,他的手就被人牢牢地握住,怎么都甩不开。
他挣动着手臂抬头怒视始作俑者,却只得到了对方一个安抚的眼神。
“放手。如果你不想失去自己的左臂的话。”伊泽瑞尔用力折磨着他的手,咬牙切齿地低声道。
烬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牵着他向前走去,任他和自己较着劲施力,在拥挤的人群中两人暗中博弈着无关紧要的东西,在烬觉得自己的手都要被捏麻时,终于感觉到对方的挣扎力道小了下来。
牵着就牵着吧,我又不掉肉,和这家伙较劲简直破坏心情。
探险家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不再给烬一个正眼,知道挣脱不掉后也不想浪费力气,任他牵着前行。
目光突然瞟到不远处十指相扣的一对情侣,顿时想到烬先前对自己说的话,手心传来的热度仿佛滚烫了好几倍,伊泽瑞尔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了,他尽力忽略着耳根的温度,加快脚步拽着烬往特色区域前行。
普通的民众一开始更偏向玩乐,大部分聚集在一开始的游乐街道区,现在的特色纪念品区和祭典中央反而会没什么人,伊泽瑞尔不讨厌这样的祭典,但他可不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几转前行便抓着烬来到了庙会场地东北方的纪念区。
街道两旁精心装修的小摊琳琅满目,不多的游客正如意料之中一般,两人很快融入其中,在第一家摊位前停下了脚步。
手工酿造的樱花酒带来了相当强烈的视觉震撼,玻璃瓶中漂浮的樱花赏心悦目,浸在粉色的酒中十分的引人注目。
“如果喜欢它的话,我想1-29号摊位的樱花酒会更适合你一些。”烬突然开口。
伊泽瑞尔有些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快速记起了1-29摊位的地址,往身旁小巷一瞧,的确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铺。
“那边的樱花还未脱色,并且酒液的颜色太过刻意了。”烬握着他的手来到那家不起眼的店铺前,这家店铺似乎有一定的年龄了,招牌甚至有些简陋,但桌上的酒却让伊泽瑞尔眼前一亮。
瓶中的樱花颜色淡的让人难以察觉到它的本色,被阴影遮盖的酒看上去丝毫不起眼,可当它暴露在阳光下时,透体的淡粉色十分地撩人心魄。
不用试都知道,这家的酒更棒一些。
“你怎么知道……”伊泽瑞尔难得对烬刮目相看了一回。
“你在想什么?”烬低头挑选了一瓶看上去最佳的樱花酒装起,他甚至和年老的店主夫妇打了个招呼,在迎上伊泽瑞尔好奇的目光时好心提醒他:“我可一直生活在艾欧尼亚。”
不是艾欧尼亚的监狱里?伊泽瑞尔内心补充道。
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烬忍不住失笑,再度和他逛起纪念街道时突然开口说起了往事。
“我可不是你想象中生来就十恶不赦的家伙,创作只是我的爱好。”他一本正经道,不用看伊泽瑞尔的表情都估计的到他在吐槽,但他完全不在意这些,继续说着:“我曾是个旅行剧团的‘幕布’。”
不出意外地,伊泽瑞尔面露惊讶——这让烬不得不有些难过,他多么希望他能多了解自己那么一些——哪怕是在糟糕的档案上也好。
“然后……?”伊泽瑞尔感觉有些奇妙,他觉得此刻是烬与普通人距离最短的时刻。
“然后?我可没强调时间线。”烬笑了笑,“当时我就已经进行了无数次创作了。”
“……”伊泽瑞尔收回前一个念头,瞥见一处贩卖盐渍樱花的店铺,又放慢了脚步。
烬心领神会和他一起走去,好心提醒道:“如果你喝过这玩意泡出来的茶,一定会爱上早晨被你抛弃的那杯牛奶的。”
伊泽瑞尔将信将疑地接过了试喝的纸杯,抿了一口之后冷静地挤出了一个标准的外交笑容,然后如烬所料扭头就走。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不喜欢这种口味——我想它应该成为饰品会好些,可他们偏偏认为泡茶是上等之策。”烬还是为樱花辩解了几句,谁让它该死地好看呢。
伊泽瑞尔似乎被咸的够呛,看样子那家摊子似乎都没将腌制的樱花过水就拿来泡茶了,老天,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这摊屹立不倒呢。
他将免费饮用的杯子丢进路旁的回收箱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回烬身边,继续和他在花香中“闲聊”。
“接着说。”他突然开口。
“嗯?”烬发出一个疑问的音节。
“继续你刚才的话题。”伊泽瑞尔好奇道。
“然后?然后传说中的‘恶魔’就落了网。”烬似乎毫不避讳提起往事,他甚至带着一丝开玩笑的意味描述道:“我怀疑当时不少人都在放烟火庆祝呢,只不过他们不会想到,艺术与鲜血令当初的我重生。”
“好极了,如果我在场我肯定会率领他们开一场狂欢派对。”伊泽瑞尔觉得有趣极了,“在什么地方?别告诉我你大摇大摆的在市中心杀了人。”
“差不多吧。”烬的语气轻快起来,享受着伊泽瑞尔不敢置信的目光继续说道:“在一个传统节日里。”
“……”
“是的,就是多年前的樱花祭典。”


-tbc-


July
29
2017
评论(2)
热度(45)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