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烬e]今天的探险家也没有爱上他[24-关于次日清晨]

JhinxEzreal.

苦手日常,苦手开车,什么都苦手.

24.

烬做完简单的清理工作之后他看着明显是装睡的伊泽瑞尔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离开房间带上门时还轻缓地说了声晚安。
门关上的一瞬间伊泽瑞尔就睁开了眼,面无表情地坐起身——尽管这个动作让某个被开拓过的地方有些不适。
说真的,他刚刚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这个失控的家伙强吻了。他不清楚是什么让烬那样的失控,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个病态的疯子现在是又恨又怕。
对方上楼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伊泽瑞尔看着窗外远处逐渐平息的焰火,内心一片烦躁。
他突然想到前几日在浴室里看到的东西了。可他没有兴趣,也没有多余的好奇心将时间浪费在对方为什么受伤上,他现在应该想的就是如何将该死的诅咒去掉,以及如何找到方法去掉。他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无解的魔法,就算是巫术,也应如此。
伊泽瑞尔靠在床上回忆起烬当初的回答,想来想去都认为自己永远不可能爱上这个变态,别说一个月内了。
就算是为了求生,也做不到。
自己又和自己怄气了大半天之后他又躺了下去,困意肆虐,伊泽瑞尔坚持着这个不可能缓缓地进入了睡眠。
烬则一夜无眠,他没有回到自己的卧室,而是在工作室的座椅上休息,直至清晨他才从疼痛里缓和过来,小歇了一会儿。
当他听见伊泽瑞尔洗漱的声音时天已经亮了,他疲倦地睁开眼,尽管呼吸已经放轻了很多,但是疼痛却一丝都没有消退,烬想了想,这才第几天呢,他可不想这么早地就对药物上瘾,让他上瘾的有伊泽瑞尔一个就够致命了。
他忘掉昨晚的不愉快,挂上一副笑脸匆匆下楼,正好遇上洗漱完毕的探险家,对方看上去丝毫没有刚睡醒的倦惰,甚至已经自己改变了发色——这让烬松了一口气,看上去他还是想要参与第二日的祭典的。
伊泽瑞尔一如既往地用不冷不热地眼神扫了他一眼,然后丢下他一个人出了门——烬不是没想过阻拦,而是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就是他知道伊泽瑞尔的目的地,自己要做的就是在人来人往中一眼认出他。
——自己当然能一眼认出他。他自信莞尔。
我的眼里可只有你。


一个人逛祭典的确无聊。伊泽瑞尔盯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这么想道,大家往往都成双成对,一个人虽然自在吧,但是少了可以聊天可以谈论的人,的确有点乏味。
……就算乏味也不想和某个一定要拽着自己手的家伙逛街。他一边放下铜币一边拿起摊位上的糯米糖串,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第二天的祭典热闹丝毫不减,伊泽瑞尔循着记忆走到了小游戏的街道上,糯米的弹性搭配着恰到好处的甜味让他有些意犹未尽,一串甜品在手上没热乎多久就进了肚,穿梭在各种小话剧和小活动之间,他一直没什么波动的面部也因为各种各样的互动露出了一点点笑容——他甚至还看到了许多来庙会的孩子在扮演英雄们争斗的情景。
旁边的的小巷子里似乎是解谜游戏,各个知识层面的都有——有适合魔法师们的、樱花主题的、艾欧尼亚主题的、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联盟和英雄们的主题,伊泽瑞尔对此有些兴趣,不过他有兴趣的旁人兴趣肯定不会低到哪里去,人挤人的感觉可不会让人舒服,他斟酌了一下之后只好带着一些遗憾先离开了这里,打算等人少些再过来。
然后他就转进了特色的小街。
伊泽瑞尔一点都不想去追究今早没有早餐的原因,真的,烬做不做是他的事儿,他也不会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
就算烬的厨艺不差也一样。他一边买下一块樱花水晶糕,一边想。
前方有专门售卖艾欧尼亚传统服饰的小铺,伊泽瑞尔看到传统服饰时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了于自己有几次合作的卡尔玛女式——噢,难道是她身上那样的吗?
他咬了一口水晶糕后好奇地向前,紧接着发现还真是这样——好吧,他大概了解一些所谓的传统风格了,如果下次天启者有什么讲座的话自己一定会报名参加的。
皮尔特沃夫偶尔也会有大型活动举办——当然,自己肯定没有机会参加,就算偶尔有空,也没法那样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继续向前走,走着走着他又来到了那个捞鱼的小摊位。
今天似乎比昨天还要热闹一些,他有一些些艰难地蹲了下来——老天,这感觉可真不好受。他在旁边看着一个个好奇心爆棚的家伙和自己那天一样屡屡吃瘪不由得想笑,婉拒了摊主递过来的小纸网之后他看了一圈鱼池,发现再无第二条与那天一样令人瞩目的小家伙了。
伊泽瑞尔决定购买一点鱼食,他可不想那个小家伙被活生生饿死,那可是自己费劲千辛万苦……也没捞到的。
噢,还是烬捞的。
伊泽瑞尔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饿死算了。他这么想着,手里接过了那包鱼食。




-tbc-

August
05
2017
 
评论(4)
热度(41)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