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烬e]今天的探险家也没有爱上他[35-关于这个午后]


35.


当烬许诺会将情报如数奉上之后伊泽瑞尔不得不履行起两人的协议,对方昨晚明显没有睡好,整个早晨的精神看上去都不太好,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他做出的午餐仍然可口无比。

午饭的时间有些靠后,毕竟两人的早餐解决的有些晚,这导致了香喷喷的通心粉配合土豆沙拉勾引伊泽瑞尔时他果断地就上当了,直到喝完最后一口玉米浓汤都有些意犹未尽。心想如果事情真的无法解决的话自己可能会逼着烬留下一份菜谱来造福后世。

当然,这都是玩笑,伊泽瑞尔还是习惯性相信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就算大部分时候自己身在漩涡中心也依然能够安全逃脱——这是实话。

吃饱喝足、简单地漱洗了片刻后伊泽瑞尔就打破了他早晨时那句绝对不会再睡在烬房间里的话,在所谓的公平交换上,他并不觉得两个人的条件有多公平,如果要按客观的角度来说烬要做的事情绝对比他麻烦的多的去了,相反,他需要做的仅仅是像情侣一样陪着人睡个午觉。

……好吧,虽然自己占到了便宜,但是这太诡异了。伊泽瑞尔始终无法说服内心这种交换是平等的,可仿佛亏欠了烬什么的感觉又让他感到很不愉快


烬房间的大窗帘再一次破天荒地被拉上了。

足够长的睡毯将两个人包裹的很严实,伊泽瑞尔尽量劝告自己在那双手环上自己腰时不要将它拧断,好在烬还是遵守诺言的,除了从背后抱着他以外没有任何想要更进一步的动作,点到为止的暧昧被他把握的刚刚好。

背后的怀抱温暖而结实,可以确切的让人感受到彼此身体的温度,莫名其妙的踏实感不禁让探险家抖了一下,对烬的意图有所察觉。

这段短暂的时光里如果自己能上当于这些甜情蜜意的虚假把戏的话,自己就把名字倒过来写。伊泽瑞尔对此十分自信。

但不可置否的是两人亲密的模样的确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烬刚刚甚至得寸进尺地用嘴唇蹭他的脖子,虽然第一时间就得到了制止,但是这几下还是弄得他汗毛倒竖。

“原来你的午觉是这么睡的?”伊泽瑞尔背对着他冷笑一声,听起来意见有点大。

“不好意思,没有忍住。”烬的声音听起来散漫而慵懒,这让他的道歉听上去没诚意极了:“你可以亲回来。”

“不想睡的话不要浪费我下午的时间。”

“午安。”

伊泽瑞尔无话可说,虽然他看不到烬的表情,但是对方胸口微微的颤动暴露了对方笑了一下的事实。

就算两人中间没这么一出麻烦,自己也绝对不喜欢和这个家伙相处,太气人了。他想,同时默许了腰上手臂的环紧。


介于早上喝了咖啡,伊泽瑞尔没能睡多久,起码他睁开眼的时候烬还没醒,他从侧躺变成了平躺,而烬的睡姿没有一点改变,那只手阴魂不散地还黏在他的腰上。

刚睡醒的探险家心情平静了不少,自己的午觉已经醒了那就没有要陪烬继续躺着的必要了。他动了动身想起来,却发现腰上的手依然搂着他,他一边拽开对方的手,一边小心翼翼地撇这人一眼:他不太希望烬就这么被吵醒。

换个说法也行,他希望烬最好永远也都别醒。

可惜事与愿违,烬偏偏就在伊泽瑞尔握住他手腕的一瞬间醒了。

那张无害的脸上没有一点温柔的痕迹,人在刚睡醒的一瞬间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艺术家也不例外,他睁眼时面上满是罕见的冷漠,十分诡异地动了下脖子之后像个机械一样砖头,带着木然的目光看向了枕边人。

他眼里的歹毒和残忍一闪而过,紧接着在看清伊泽瑞尔的一瞬间烟消云散,换上了崭新的爱意和笑意。

目睹这一切的伊泽瑞尔一点都不为他的微笑所动,拽住他手腕的手猛地僵住,冒出不少冷汗。

他从没忘过对方是个杀人狂,是曾经恶名远扬的金色恶魔,他在自己面前的温柔和关切全部都是伪装——但他偏偏就会在这样平稳的相处和生活中偶尔将这件事忘却,一开始的警惕心也在短短的一周之间越发减弱,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做噩梦了吗?”烬完全不知道自己刚睡醒时的状态,在看清伊泽瑞尔的时候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模样,松开环在他腰上的手随着对方的动作支起身来。

“……没有。”伊泽瑞尔冷静下来,收回了目光:你可比噩梦可怕多了。

“晚上我会晚些回来……如果来不及吃晚饭的话我出门前可以帮你做好。”烬揉了揉依旧酸痛的脖子,精神看上去比早晨好了不少。

“你当我是生活残废吗?”伊泽瑞尔认为自己可不需要对方做到这个份上,又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做顿能够下咽的饭对自己而言好歹是个必备的生存技能。

“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你说的话我当然相信。”烬和他几乎是同时离开了被窝,完成了“交易条件”的人没有要在这个房间内久留的意图,径直走下了楼,而准备出门的艺术家洗漱了一番之后拿过低语也匆匆到达了玄关处。


“……”伊泽瑞尔在沙发上看了一眼他的枪,又看了一眼他。

“放心,我不会再搞出一个禁足令的。”烬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枪柄,紧接着被他的眼神弄得失笑:“而且今日我可是只带上了低语——从那群享受节日的信息商口中套出东西可不是用客套话和钱币就能解决的事。”

“你大可以再搞出一个,然后试着威胁我再一次帮你去解。”伊泽瑞尔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书籍上,再没抬头看他一眼。

“真让人伤心。”烬开门的同时还不忘替自己伸冤:“在你眼里我就这么的十恶不赦吗?”

……我眼里从来就没有你。伊泽瑞尔盯着文字没再吭声,忽略了烬失望的一声等我回来。


实际上他们晚上并没有见到,没有烬的家里甚至还显得清静,简单的晚餐后伊泽瑞尔也没忘了喂鱼,空荡荡的家中一人一鱼各自吃饱后都很是满足,用指尖逗弄了小家伙一会儿他就拿着衣物进了浴室。

澡后探险家甚至还悠哉的泡了杯红茶,远处的焰火绽放时他正缩在房间的小沙发上翻着书页喝着茶,感觉生活十分美好惬意,一天的不愉快都被清洗掉了。

至于烬——噢,那个家伙什么时候回来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伊泽瑞尔暂时忽略了挂钟的存在,他手中未读的书页越来越少,房间里充足的灯光丝毫不逊色于远处的焰火,甚至还略胜一筹,毕竟它不会扰人。

金鱼就在玻璃缸里瞅着他那位好看的主人看书,他窝在沙发里的清闲样子十分的赏心悦目,他闭目养神的安静模样更是好看死了。

长时间阅读还是会带来一些疲劳,伊泽瑞尔揉了揉脑袋,合上书本非常干脆地陷在那个小沙发里休息了起来——休息着休息着就裹着外套睡着了。


等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午夜,窗外的焰火早已谢幕,他看完时间之后好不自知地皱了皱眉,第一反应是烬还没回来?

……等等。

伊泽瑞尔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到书桌上自己的护符亮了起来,紧接着感应到了他身周重新开始涌动起来的奥术能量——魔法封印的结界被解除了!

他早就忘了前几天烬和他去樱花祭时随口的承诺,现在事情的发展是他有些难以控制的,终于不再受制于人的感觉实在太好,他甚至想立刻挥霍一下属于自己的、久违的力量,不过为了每日城邦的魔法反应检查,他还是没有选择给艾欧尼亚添麻烦。

当然,他也绝对想不到,在他第二天随口向烬提了声算得上是道谢的话时,对方会厚颜无耻地再提出一个交换条件。


-tbc-

金鱼:你付我钱我也不会认把我抓到的那个变态为主的。



December
16
2017
 
评论(8)
热度(39)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