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埃克托这么多年里没有一日不想要走过那座桥。

他希望自己能过去,而不是让她过来。

——我想见你,但我害怕等你见到我时我早已消逝于世。


很难想象,一次又一次听见德拉库斯那首歌时、生与死的世界里都在追捧他时埃克托该有多冷。那座桥的彼岸是音符的终章,他为世人歌唱,但他只为她而唱。

请在余下的时光里记住我,这首歌不属于全世界,它一直都属于你。


-


不敢三刷,应该会哭吧。

December
18
2017
 
评论(8)
热度(33)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