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他们可以偷电,但你只能偷心》- 烬e短篇 - [3]

3.


“……他在守尸。”佐伊又强调了一遍。

“嗯。”黑默丁格在前面快步走着,几步又被她追上,继续强调着:“他竟然在守尸!”

“废墟里的修好了。”劫话音刚落,地图上又响起了提示:只剩两台发电机了。

“如果没有被他砸的话,现在只剩下一台了。”佐伊叹息。

“那一台最后再去,现在先找城堡里的。”黑默丁格在阴暗的宫殿里反复寻找着发电机,完全没心情去关心华丽的装饰和妖冶的布景,手中提着的工具箱耐久度还剩下5%左右,聊胜于无吧。

“你们听得到我说话?!那——”佐伊想救伊泽瑞尔的原因除了个人的私心外,还有其他两个人都想要的:四逃完胜。

“闭嘴吧,刚刚那一枪还没把你打醒吗?”劫的语气染上了些许的不耐烦:“你以为那个距离的预判只是运气?”

当然不是。她撇撇嘴:烬在场上只使用过三次狙击,除了第一枪被自己躲开以外,其他两枪都完美地触发了那个技能的致命一击,像是能预知他们走向的陷阱总是出现在各种关键的地方,如果这家伙没有盯着探险家捆的话,他们三个现在的确是凶多吉少。

她从城堡里的箱子中又翻出了一个大型医疗包,刚刚倒地之后黑默丁格立刻赶来救援,但很不巧,因为杀手携带的[重伤难行]技能,她无法移动,旁一边是荆棘,另一边则背朝烬开枪的位置,黑默丁格硬生生熬着流血BUFF将她扶起,两人立刻从侧门躲进了城堡——还没来得及互相治疗,就得到了烬守尸的这个消息,于是他们选择了抓紧时间,稍后再互相治疗。

这个大型医疗包可以大幅度增加自愈的速度,她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之后跟着那位大发明家上了楼,最终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找到了发电机。

“但的确想不明白。”劫突然道:“有人在论坛上分享了玫瑰庄园的攻略,但所有杀手胜利的局,他们的死法都没有被钉死,大部分都是在地上流血到死——就像你刚刚那样。”

佐伊做了个鬼脸。

“少数是就地处决,一般都在他晋升赛的时候。他似乎从来没有将人抱上过十字架,钉死在上面过——更别提守尸了。”劫分享了他查找的经验,从废墟快速地接近木屋,他在这个杀手的手上连着输掉两把之后就去仔细调查了他,详细的比赛过程少有人能记录,但他们的死法大同小异,基本都是碾压性的。

这么一对比,这种守尸的愚蠢行为……要么就是探险家去皮了他,要么他就是来送分的。

送分?何乐而不为,破了这家伙恐怖的胜场之后他们几个都可以吹好几年了。


-


探险家自从上了高阶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距离挣脱成功这么近——可惜在处刑架的判定还是早了他半秒钟,那种眼看就要逃脱,却又被牢牢抓回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处刑架判定生效,细微的疼痛从手掌和脚掌之处传来:他被牢牢地钉在了上面,温热的鲜血不断地从伤口渗出,脖颈和后脑勺也相继传来刺痛:被荆棘扎的感觉实在不算太好。

烬将他放上去之后没有急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而是打量伊泽瑞尔因为挣脱而弄乱的衣服,尽管在他伸手的时候对方警惕地屏住了呼吸,低头看向了他。

蓝色的西装外套因为倒地变得有些脏乱,里面的衬衫一开始应该是扎在西装裤内的,刚刚那一番剧烈的动作让它现在就像一张被揉过的旧报纸,凌乱的要命。

“你的衣服是自我设计的吗?”

伊泽瑞尔原本正在猜测其余队友的营救路线,听到这句突如其来的搭话后他心中的怪异感又增加了几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虚弱:“是。”

“有用衬衫夹吗?”烬一本正经地询问他,没去理会只剩下两个发电机的提示——他自从抓住他之后就忽视了所有陷阱的视野触发,尽管现在对其他三个人的位置了如指掌,但他仍然不想离开这里。

衬衫夹是一种用来固定衬衣的带子,大多数使用它的人会将其绑在大腿上,紧接着用前后吊带顶端的夹子夹住衬衫的下摆,好让它随时看起来都和刚被熨斗熨过一样。

伊泽瑞尔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他的所有换装衣服都是用游戏内的自我设计系统捣鼓出来的,当时因为嫌弃这个东西有点……总之有点难以形容,所以就没有使用。

他非常诚实地回答道:“并没有。”

烬嗯了一声,伸手解开了他的西装纽扣——他必须小心翼翼,才能让饱受摧残的纽扣不掉下来。

探险家的脸上立刻布满了惊愕,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面。

“你……”他想说点什么,却罕见地有些结巴。他瞪大好看的眼睛努力注视对方的一举一动,第一次不受控地发抖。

烬没有回答他,专心致志地将他的外套扯开,露出了里面乱糟糟的衬衫:衬衫的下摆早就乱成一团,因为先前被扛着的原因甚至露出了一点点底下的皮肤。

他将衬衫整理整齐,只解开了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暂时将碍事的、乱糟糟的领带扯到了一边。

伊泽瑞尔快忘记呼吸了,虽然在游戏里忘记呼吸不是什么大事,但他仍然被吓得不轻:尤其是在他意识到烬真的只是想帮他整理衣服之后。

尽管被钉在十字架上,可以稍微俯视着对方,可紧张的探险家仍然觉得自己被动极了——倒不是因为逃生者的身份,总感觉有其他的原因……

他不死心地看向杀手那副面具的眼孔处,试图和烬对视,但后者非常非常认真的办着手头的事情,一丝不苟地帮他将衬衫塞进西装裤内后熟练地用他平时扣动扳机的手指在打着领带。

“这算守尸吗。”他盯着他的睫毛小声嘀咕一句。

“你觉得呢?”烬帮他理了理衬衫的领口。

“算。”

“那就算。”

扣上西装外套的扣子后烬打量了他一圈,突然意识到少了些什么:这套衣服的右边胸口还有一朵花才对,在等候室的时候他看的很清楚,大概是被自己击中之后掉落的,应该就在木屋到歌剧厅的路上。

伊泽瑞尔不知道烬在想什么,他只知道这样磨蹭下去的话逃生者可以轻轻松松地获得胜利,毕竟守尸是只有低年级那些刚入门的杀手才会使用的蠢套路,如果这家伙真的如劫所说,一百多场全胜,那么今天就要因为莫名其妙的守自己而葬送记录了——距离自己被处死还有一定的时间,但愿这群家伙的效率够高。

“等我一下。”烬突然转身走向门口,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出去,杀手的步伐一向很快,伊泽瑞尔看着他说走就走,立刻消失在了自己视野内。几乎是同时,他听见幕布后方细微的动静:来人了。


-


劫没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第一时间将队友解救下来后两人没有任何停顿地向剧院的侧门冲去,而烬那边似乎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掉落的装饰,刚捡起那朵花的一瞬间就收到了逃生者被解救与陷阱触发的提示,他快步回到剧院,留给他的只有舞台中央一个空荡荡的十字架和地上染血的长钉。

烬戴上了手套,想都没想地回身从正门离开歌剧院,来到了建筑物的左侧,果不其然,雾气无法阻止他锁定三个落荒而逃的背影,他一眼就认出了被其他两人努力遮挡的、步履蹒跚的探险家,那个先前被自己放过的小女孩和劫走在他旁边,时时刻刻准备挡刀。

挡刀是面对守尸杀手还要救人的情况下最重要的一环,被救下的队友只有一次受伤的机会,几乎是不堪一击,如果杀手不守尸的话那么救援的方法自然简单,但遇到了实力强劲并且做出这种变态事迹的杀手的话……两个人去救都有风险。

因为杀手攻击的硬直,正确解救被守队友的方式是为其挡住这一下攻击,然后营救人员与被营救者根据计划四散或抱团离开,等到分支点再各奔东西,但面对远程杀手时需要多挡一刀,所以也有换人挡刀的这一说法。

他们没想到烬会离开,本来两人救援的计划是不容失误的,但烬的离开实在是个大意外,佐伊负责在侧门接应,劫负责主救援,三人逃跑的路线正是西方的城堡内圈。

不自量力。烬一下子就判断出了三人的失误——他们低估了普通子弹的攻击距离,此刻劫正挡在最侧边,这正是普通子弹可以触及的极限距离。

劫似乎也预感到了危险的来临,他没有吝啬最后一次影分身,立刻使用了它。

枪响盖过了三人的心跳声,烬的子弹如愿以偿地被骗了出去,装弹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段时间他们就算无法躲开普通子弹,也可以硬扛着到可绕圈的地点。

“小心他的狙击,该停就停。”劫提醒另外的两个人,同时放慢了点前行的步伐,对方的预判狙击以往无数次在众人逃跑的时候扼杀了所有希望,他不得不防。

提醒完的下一刻,劫扭过头,他发现烬并没有追来,而是在原地等待他们拉开距离,然后如他所想一样端起了那把狙击用的组合枪,这是要动手的前兆,而狙击的目标是……

佐伊立刻反应过来,停下脚步挡在了因负伤而移速较慢的伊泽瑞尔身前,她和劫只差一个身位的距离,但是就这一个身位就令她再一次进入了狙击弹的极限判定范围!

劫第一次这么匆忙而狼狈地挡刀,他回身一大步硬生生地吃下了这一发子弹,而这一小步的距离之差并未触发一枪毙命的效果,除了穿透力让他有些踉跄外,就是原地浑身麻痹的禁锢效果,其余两人立刻会了意开始奔跑。

几秒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烬的技能全部进入了冷却当中,他一边装着子弹,一边往此处赶来——在劫以为自己要步入某个家伙的后尘被击倒时,却发现烬没管他这个被控制的家伙,反而追向了快到达城堡的其他两人。

“去后门,进城堡,他一个人可以绕!”佐伊叫道。

“……他根本没有要和他绕的意思。”伊泽瑞尔发现心跳声没有丝毫减缓。

“该死的,你们把他引来城堡了?!”黑默丁格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我还没有修完!”

“直接撤离,你从右边绕去小木屋,那边还有一个。”伊泽瑞尔跑的有些勉强,连忙为他指路:“右边直接过去,那边也是个侧门!”

“说的简单,就差一会儿!”话是这么说,黑默丁格实际上已经收起工具箱开始了撤离,就算他再舍不得这个发电机也得暂时放手,作为移动速度有缺陷的逃生者,他不能在追逐战的时候拖队友的后退,只要有危险的预知就得提前撤离,宁可逃避一时也不能断送团队的希望。

伊泽瑞尔佐伊已经到达了城堡的后门处,他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烬与他们之间的距离,白雾的遮挡在此刻变得微不足道,他发现对方的手中似乎还用力拿着什么,而另一只握枪的手向后方举起,烬甚至没有转头就自信地扣下了扳机。

二次负伤的劫应声倒下。

冲进城墙内两人就一左一右分散了路线,实际上他们还冒险地在两端的路口都制造了血迹,让烬无法第一时间判断伤员的方向。

两条血迹的确起到了混淆烬的作用,但也仅仅是混淆,他耐心地等待血迹停留的时间散去,然后走向了右边的道路。

“他去追你了。”佐伊绕回了后门,小声地说了一句,这次她没有再打算硬救:城堡内部可以周旋,问题在于只有一个出口,进去之后如果和烬相遇几乎没有生路,只能先去将劫救起再处理木屋的发电机。

“运气有点背啊……”伊泽瑞尔此刻已经进入了城堡,他这声叹息真的无奈极了。

“上楼,上到三楼之后你会在一个特别大的宫殿侧厅找到图书馆,进去之后就会看到我刚刚修的那个发电机,再摸两下就修好了——反正你也出不来,我觉得这是你必须要做的。”黑默丁格提醒他。

“你不说我也会找到它的。”伊泽瑞尔按他所说的快步上楼,路过二楼时看到了一个空箱子,这是足够正确的指引,自己走对了路,他们来过这里。

心跳声从一开始的若隐若现到现在的节奏稳定,他能确定烬已经知道了这台发电机的位置,不一会儿就要再度与他重逢,这实在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虽然他打领带的技术挺好的。探险家低头看了看。



-tbc-

【注:杀手可以破坏已经修理到某些进度的发电机,让他们的进度下降。


杀手技能[致命华彩]共释放四次。

1.预判教堂门口。(未中

2.预判木屋侧门。(命中伊泽瑞尔,最远距离触发一击必杀效果

3.狙杀城堡西南方。(命中佐伊,最远距离触发一击必杀效果

4.狙杀探险家。(命中劫,未满足一击必杀条件,触发禁锢效果


逃生者技能影分身已用完所有使用次数。


明天更新公布五台发电机位置吧……

然后烬是故意在挣扎的最后一秒把他钉上处刑架的,恶趣味(摊手。

April
07
2018
 
评论(6)
热度(66)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