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动人的地方就是无法验证。

 

[烬e] - 今天的探险家也没有爱上他 [44-关于白日宣……

突然开车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

44.


春季的温度总是这么飘忽不定,突如其来的升温在艾欧尼亚并不少见,但一旦来临就让人难以适应。

回暖让夜晚变得闷热,恬不知耻地将人们一点一点从安稳的睡梦中拖出。

探险家挣扎着睁开眼时只觉得空气都变的粘稠了起来,衣料黏在身上让人很难不去在意,又热又烦闷。他困得要命,夜半醒来的感觉并不好,本想忽略这一切继续睡,可他刚翻身闭上眼还没多久,就无法忍受地坐了起来,睡前还规规矩矩的刘海此刻已经全粘在了额头上。

他皱着眉头清醒了一会儿后掀开被子走下了床,轻车熟路地借着微弱的月光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套夏季的家居服。他已经懒得再去计较烬的贴心程度,直接拿着衣服打开了房门,在走向浴室前还不忘看一眼时间:糟糕极了,凌晨三点半。

客厅里留了一盏暖色的夜灯,伊泽瑞尔盯着这个温暖的色调只觉得自己更困了,巴不得立刻洗完澡好回去继续睡觉。

走进浴室之后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的快,结束的也快,当他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短袖,裤子看不出太大的变化——睡前本来就穿着半裤,这条裤子除了更短、更薄一些之外与刚刚换下的那条几乎没什么差别。

清爽是清爽了很多,但是这套衣服似乎太宽松了,好在凉快,能让人不去计较这点瑕疵。伊泽瑞尔打开了房间里的窗户,情况似乎比他想象中还好些:夜风好歹没被温度所凝固。

好歹他是皮城人,北方的回暖总是这样突然且不友善,这次的天气变化没有因为他在艾欧尼亚有丝毫改变,仅仅有些突然罢了。

解决完一切的探险家回到了床上,在他接触到枕头的瞬间困意就涌了回来,这种劳累的困意像极了年少时期熬夜时的感觉,只不过那时候是为了撬开教授们的书房。

他仅盖了一角被子便再度进入了睡眠,若隐若现的侧脸像一幅完美的画卷。


烬在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早晨出门时放在桌上的早餐依然完好如初,除了那杯咖啡不再热气腾腾外。

稀有的访客吊牌被放在餐桌旁陪伴冷掉的食物,脱掉遮掩血渍的轻薄风衣之后烬立刻走进了伊泽瑞尔的卧室——很意外的,门竟然没有锁,这让他手中的钥匙十分尴尬,也十分疑惑。

明明睡前是锁了的。

他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后不意外地闻到了很淡的沐浴液味,床上仍然在睡的探险家正毫无防备地背朝着自己。

伊泽瑞尔换上了夏天的家居服,在挑选的时候烬就有些担心尺寸会大些,现在看来还真有些大,但多亏了它的宽松,他才能看见对方全然暴露在外的腰背——以及背上一些快要淡去的疤痕,看来探险也算个高危职业。

伊泽瑞尔显然是在昨夜的回温中被热醒,起来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才睡。

烬走进床沿把被人推到一边的被子盖回他的腿上,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那条五分裤会在人躺下时短成这样,裤管宽松地能让人直接看到那条黑色内裤——似乎被他扒过一次,在情蛊第三次发作的时候。

为了克制住立刻把它再扒下来的冲动,他不得不把那两条白晃晃的腿给遮住,烬觉得一定是探险裤的功劳:让对方的皮肤躲开了风吹日晒,但又保存了作为探险者该有的肌肉与伤痕,实在吸引人。

“还没醒吗?”烬将他本就没遮住多少皮肤的衣服又往上拉了些,低头亲吻他背上一处浅浅的伤痕,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划伤的。

被突然触碰的探险家不自觉地向前躲了一下,痒感在背部的伤疤处转瞬即逝,他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只是茫然地嗯了一声,自顾自地转过身准备放过被压的有些麻木的右手:他可能还没感觉到烬就在床上。

“要起来吃早饭吗?”烬顺势让人翻过身,被子随着伊泽瑞尔屈起的腿再次下滑,而半梦半醒的家伙似乎意识到了它的掉落,再次嗯了一声之后随手抓起被子的一角盖在身上,躺成了一个相当随意的姿势,惬意极了。

烬听着这声带着鼻音的否定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微地麻痹了一阵,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卡进了对方不自觉张开的腿间。

大概是这个动作带来的记忆实在有些淫.靡,伊泽瑞尔察觉到不对之后清醒了不少,至少是反应过来烬在自己床上的,他拧着眉睁开眼时正好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

“……你干嘛?”他的声音带着点模糊的沙哑,意外的很平静。


---


无法放出的部分点这里


---


“亲爱的。”

还处于恍惚状态的伊泽瑞尔听到烬这么叫他。

“把腿松开一下好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他将阻碍视线的手拿开之前不忘擦擦生理泪水,然后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直起身体的过程中伊泽瑞尔发现烬胸前的衣服微微透着红,下意识想到了自己睡梦朦胧中踩的那一下。

自找的。他眨了眨湿淋淋的眼睛,尽量平淡地望向对方……操,这家伙还精神着。

“如果你想继续的话请给我一分钟去客厅拿润滑液。”烬的表情却和没事人似的:“如果不想的话,就起来吃早餐吧,晚上得早点睡,所以原谅我用了特殊的叫醒方式。”

尽管这个叫醒方式能把人爽翻天。

伊泽瑞尔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尽量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点头的下场后还是选择将这件事推后再推后,干巴巴地咳嗽了两声之后回应了一句我饿了。

烬对这个答案一点都不意外,他嘱咐伊泽瑞尔记得热了早餐再吃后便起身离开了房间,打算前往二楼的浴室解决一下裂开的伤口与难以平息的反应,可当他走到楼梯口时又折了回来,十分严肃地对刚走下床的人提出了要求。

“我会帮你找到更合身的衣服,别再穿这件衣服和裤子了,也许你自己毫无察觉,但是……”

他用十分认真的语调说出了不合理的话——

“它简直快要了我的命。”



-tbc-


什么叫躲得过早晨躲不过晚上,这大概是标准示范,发作的车不会开太多,人来了开不动,以及微博被三次朋友关注了所以以后文会借别人小号的微博来发,当然这都无关紧要,因为点一个链接就好了。

继续去捣鼓那篇偷电不如偷心了,刺激。

哦顺便,特别宽松的五分裤穿在身上睡觉真的和没穿一样,为了体验这么睡是什么感觉我穿着特别大的短袖和裤子睡了一下午。


另外关于这篇,语重心长一句话。

珍惜甜的时间。


April
12
2018
 
评论(21)
热度(85)
© 栀·偷电贼·获 | Powered by LOFTER